为什么律师是多疑的?

自20世纪80年代早期开始,我一直在搜集跟律师性格相关的数据。传统的性格特质测试是以百分比的形式从0 到100%。当公众的大部分受试者被测试,个人的各项性格特质分数通常会形成一个典型的钟型曲线,任一特定的性格特质的平均值徘徊在50%左右。但是律师不是这样的,像我曾经所写道的一样,与普通大众相比,律师的很多性格特质某些方面的分数会高出很多,某些方面也会低很多——简而言之,是我们的离群值。在所有这些离群值中,差异最大的性格特质——律师分数(平均值)一贯地高于其他人——多疑

怀疑特质分数特别高的人看世界似乎是透过了一个半空玻璃镜头——他们集中注意力于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好的方面;他们都倾向于多疑;他们做最坏的假设,很少给别人有点的可能。他们会怀疑他人任何行为所持有的真实动机,他们质疑其他人的任何言论,他们比一般人更难信任其他人。

表面上看来,这些听起来像是消极的想法和行为。然而,考虑到律师为了生计的特性,这些特质是非常有作用并且很有意义的。法律实践的许多方面,为了维护客户的权益,要求律师审理文件、事务、实际的或潜在的对手、交易、提议的行动等等。律师们总是会问,“什么可能出错?”“有什么错误?”“有什么潜在的可能?”“可能是谁的错?”“已断言地还有什么其他的意外吗?”以及“有什么我们需要知道的还没有披露吗?”

总的来说,这些问题常被认为是“批判性思维”。毫无疑问,这让律师很好的维护客户的权益。但是最近,律师们戴上了很多其他的帽子,过去他们不常戴——指导者、管理人、经理、领导、财神、委员会主席等。在所有这些新角色中,批判性思维——在这些新角色中确实会被认为是“消极性思考”——确实会有所妨碍。事实上,稳定地消极思考可以使大脑中的神经通道兴奋从而非常适应消极、悲观的心态,像过滤系统一样能确保律师看到半空玻璃镜头甚至错过很多半空玻璃镜头。

尽管相对于以前需要更多的灵活性(具体说来,律师需要学会“打开”或“关闭”),事实上,在如今的执法环境下,高怀疑度在律师中很普遍是有很多原因的,这种状况可能会保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首先,多疑的性格特质使律师们的批判性思维更加自然更加容易,具有高水平怀疑度的人更有可能最先被法律类职位吸引,感觉上律师比其他所有职位更适合他们。性格与所做的工作越符合,对工作的满意度会越高。因此法律专业是被比例过高的怀疑论者着手进行的(在这里我从统计学家的角度用“比例过高”这个词——基于律师在普通大众中的分布,很有可能律师业中有比想象中更多的高怀疑论者)。

其次,与以上所述的原因相同——也就是性格与职业的匹配度——那些多疑品质分数低的律师与多疑品质分数高的律师相比,更多的会从法学院辍学或者从法律执业中退休(通常发生在早期),这种“集中群”现象导致更多的比较多疑的律师群体集中在法律业执法。

最后,多疑的特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增加因为律师做的是具有怀疑氛围的工作。每一种性格特质一部分源于先天素质(也就是基因的影响),一部分源于后天学习。最近有研究显示基因对性格的影响比之前所确认的占更大的比例;然而,多疑的特质是个例外——多疑是一个受环境影响更多的特质。这意味着如果一个律师,他/她的同事更多以一种带有怀疑性的方式来思考或者交谈,在这个环境中工作的时间越长,他/她会随着时间变得更加多疑。

这三股势力在向同一个方向推进,在大部分法律公司中形成了一种多疑的文化,在大部分律师中形成了一种多疑的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便成了一种正常的背景“噪音”并且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地。另外,在很多法律公司中,很难发现“接受”思想或者信任行为(怀疑的对立面)受到赞扬。多疑是一条单行道,这正是为什么多疑对于大部分律师来说都是很正常的,也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很难以接受的原因——朋友、伴侣、员工、甚至客户——尽管如上所述,如今律师扮演着新角色,动摇律师的怀疑心态,降低他们的怀疑度、提升信任度和接受行为越来越有必要。

读完这篇文章,如果你对我的想法半信半疑,那么你可以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原作者:理查德拉里博士 理查德拉里博士是公认的律师行为心理学领域的权威专家,他致力于通过性格研究来改善律师们的表现,他还曾给过200家法律公司的领导层与管理层建议,应对变化心理学和应用行为科学在追求成功道路上的价值。)

学法懂法的你,还在为前途漫漫发展之路而发愁吗?来宏景国际教育,参加美国律师资格考试课程培训吧。通过美国律师资格考试,拿到美国律师执照,你可以选择赴美从事律师执业,或留在国内从事涉外,或进国内外资所,或从事外贸法律事务方面的工作,优渥年薪都不在话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